JAPANESE熟女熟妇,JAPANESEHD熟女熟妇,成熟丰满熟妇XXXXX

    <font id="5nj9v"></font>

      <sub id="5nj9v"><noframes id="5nj9v"><form id="5nj9v"></form>
      <listing id="5nj9v"></listing>
      <dfn id="5nj9v"></dfn>

      <dfn id="5nj9v"><video id="5nj9v"><track id="5nj9v"></track></video></dfn>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工程案例 營銷網絡 留言反饋 在線訂單 招商加盟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動態 >> 瓶裝水水質國標不及自來水:測菌仍按蘇聯標準

       


      發布時間: 2013年05月02日 07:21  來源: 新華網 


       

          今年3月以來,瓶裝飲用水生產企業農夫山泉的“質量門”持續發酵。這場風波的核心,是輿論對地方標準寬松于國家標準的質疑。

      連日來,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國內十多位相關領域專家,并收集了飲用水行業國家標準、地方標準、企業標準共幾十份衛生標準,進行了一一比對。其背后,呈現出中國瓶裝水行業標準亂象。

      在公眾的認知中,瓶裝水應該比自來水更安全。然而,瓶裝飲用水的國標中,水質指標僅有20項,相比之下,自來水的標準中水質指標有106項;而一些病菌和微生物指標,也被認為瓶裝水的標準寬松于自來水。

      國內多地出現了“天然山泉水”等新地方標準,與“天然礦泉水”一字之差,但在礦物質指標上卻與后者相差甚遠。

      此外,印刷在每瓶水上,理應公開告訴消費者的企業標準,卻成為“商業機密”,新京報記者向雀巢、可口可樂、康師傅和統一等多家知名企業發函要求查看其企業標準,均遭拒絕。

      同時,新京報記者采訪發現,在標準背后,一個標準的確立,更改,消失更有諸多疑問。標準的背后有著行業巨頭、利益集團不同程度的“參與”。

      看似清澈透明的瓶裝水中,有多少不為公眾所知的秘密?

      【國標之疑】

      瓶裝水標準不如自來水?

      指標總數少,汞、甲醛等毒理指標缺失,大腸菌群的指標似乎略高于自來水……這樣的瓶裝水國標是否低了些?

      瓶裝水指標數目少于自來水

      黃越是北京的一名“白領”,初來北京時,他發現這里的自來水水垢比家鄉重很多,懷疑自來水質量不過關,他一直堅持飲用各種瓶裝水。

      然而,今年4月,一則關于農夫山泉的標準不如自來水標準的報道讓他頗為吃驚,從那時起,他開始留意各種瓶裝水的具體名稱和標準號,卻被“天然水”、“山泉水”、“礦物質水”、國標、地標、企標等一大堆概念和名詞搞得一頭霧水。

      瓶裝水的標準到底是怎樣的,是否真的比自來水安全?隨著農夫山泉“標準風波”的不斷發酵,黃越的問題也成為了很多人的疑問。

      在我國,關于包裝飲用水,目前已有4份國標,其中一份名為《GB19298瓶(桶)裝飲用水衛生標準》的國標(以下簡稱“瓶裝水國標”)適用范圍最廣。

      4月19日,國家衛生計生委表示,除天然礦泉水和飲用純凈水已有明確的國家標準外,其他包裝飲用水均需符合瓶裝飲用水衛生標準。

      新京報記者將這份國標與自來水國標進行對比,發現了諸多疑問。

      首當其沖的,是水質指標的數目。在很多人認知當中,瓶裝水應該比自來水更加干凈、安全,但在《桶(瓶)裝飲用水衛生標準》(GB 19298-2003)中,水質指標僅有21項,遠遠少于自來水國標(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GB 5749-2006)中的106項。

      諸如汞、銀、四氯化碳、甲醛在內的毒理性指標,以及pH值、硬度等較為常見的水質指標,都未出現在瓶裝水國標中。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環境所的一位專家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指標數目少于自來水,是因為“瓶裝水的源水來自于自來水,所以在自來水檢測過之后,某些項目上,瓶裝水應該不需要進行檢測!

      新京報記者查閱標準發現,瓶裝水國標的確要求原料用水符合自來水國標的規定,但隨著行業的不斷發展,諸如農夫山泉之類的“天然水”,已并非使用自來水作為源水。

      瓶裝水標準滯后

      在指標數目之外,瓶裝水國標似乎也比自來水更寬松。

      瓶裝水國標中大腸菌群指標為MPN/100ml≤3,而自來水國標中則要求不得檢出。

      浙江大學食品與營養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葉興乾此前在一篇論文中研究認為,國家瓶裝水標準對微生物的要求相對較低,甚至低于自來水國標。

      中疾控環境所的專家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是兩種不同的檢測方法所致!耙郧皺z測菌群是按照舊式的蘇聯標準,取1L水檢測,不得超過3個菌,而后世界衛生組織改進了檢測方法,取100ML水,當中不得驗出!痹搶<艺f,世衛組織更新了檢測方法之后,自來水的標準隨即更新,而瓶裝水標準未更新。

      “這事實上是瓶裝飲用水標準滯后,我們應該向國際看齊!北本┦械V泉水委員會常務副會長王繡燕說。

      瓶裝水自來水國標涉及部門不同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飲用水安全研究所前所長劉文君表示,這樣的局面反映出,我國在標準制定、產品監管等方面還有一定的問題。

      中疾控環境所的專家介紹說,自來水國標的出臺涉及多個部門,2006年修訂的自來水國標,由衛生部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牽頭,聯合水利、環保、疾控等方面的相關單位共同修訂。

      而瓶裝水標準主要是原中國疾控中心食品所牽頭制定,涉及的部門主要在衛生系統,起草單位還包括了一家企業。

      對于瓶裝水標準不如自來水的質疑,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一位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稱,“這很復雜。幾句說不清”。

      新京報記者向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提出采訪要求,至截稿時未得到回復。

      【地標之惑】

      山泉水地方標準林立

      一些地標未及時更新,與國標發生了沖突;而另一些地標中的“新概念”,容易對消費者造成誤導。

      山泉水概念迷惑消費者

      在此前的農夫山泉“標準風波”中,農夫山泉所參照的浙江省地方標準(地標),明顯不如自來水國標,遭輿論詬病。近日浙江省衛生廳發文稱,地標中的安全相關指標不得與國家標準相違背,認為農夫山泉所參照的浙江省地標應“自行廢止”。

      本應5年前“自行廢止”的浙江地標,被企業使用多年,相關企業和部門是否存在失職甚至違法行為?國內還有多少這類失效地標還在被企業采用?新京報記者就此向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了解,該中心回應稱,中心不負責監管工作。

      新京報記者收集了十多份地方標準。發現包裝水地標中,“天然泉水”概念正在各地悄然興起。

      截至目前,已有包括云南、貴州、湖南、廣東、河北在內的多個省份出臺“山泉水”地方標準,有的名為“天然泉水”,有的則名為“天然山泉水”。事實上,國家早已制定了“天然礦泉水”的國標,地方紛紛訂立“山泉水”地標,是何原因?

      “變換名稱里的一個字,對企業來說可以降低太多的成本!敝袊V泉水聯合委員會秘書長廖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礦泉水的國家標準是國土資源部牽頭制定的,對于企業來說,瓶裝水上要想印“天然礦泉水”5個字,需要有采礦資質的審批,此外還要對開采地的水源進行春夏秋冬4次檢測。在他看來,企業熱捧“山泉水”,有傍礦泉水,迷惑消費者嫌疑。

      山泉水地標不及礦泉水國標

      對比已公開的“山泉水”地標與“天然礦泉水”國標,其中“山泉水”與“礦泉水”雖然只有一字之差,礦物質的含量卻存在多處不同之處。

      天然礦泉水國標中規定了8項礦物質的最低含量,企業生產的礦泉水至少要有一項達標,方能稱之為“天然礦泉水”。

      相比之下,一些山泉水地標對于礦物質含量的要求更為寬松。例如,河北省天然泉水地標(DB13T1269-2010)中列出了5項礦物質的界限指標,但其中4項低于礦泉水國標。例如該地標中鋅的界限指標為不低于0.05mg/L,而國標中的這一指標為不低于0.20mg/L,相差4倍。類似的情形在貴州等地的“山泉水”地標中也存在。

      另一些省份的山泉水地標,則沒有對礦物質界限指標作出說明。例如,廣東飲用天然山泉水地標(DBS44001-2011)和云南的山泉水地標(DB53/118-2009)中,都沒有礦物質界限指標。專家認為,沒有礦物質界限指標的所謂山泉水,和普通自來水無異。

      中國飲料工業協會副秘書長李羽楠曾解釋“天然泉水”概念,認為除礦物質含量不需要天然礦泉水那么高外,其他各項和天然礦泉水一致。而目前云南、貴州制定的“山泉水”地標中,毒理指標中重金屬和微生物指標高過礦泉水國標。礦泉水國標規定,鎘的含量應不超過0.003mg/L,但這兩份地標均放寬至0.005mg/L。


      在微生物上,包括云南、貴州和湖南省瓶裝飲用天然泉水地方標準,其大腸菌群總數限制上均為MPN/100ml≤3,而“礦泉水”國標中為MPN/100ml≤0。這些地標不僅不如天然礦泉水,甚至不如自來水。

      企業參與制定地標

      “像這樣的地方新型飲用水概念標準,多為地方企業推動出臺,背后有他們自己的利益在里面!绷卫渍f。

      新京報記者發現,這些地方標準的制定大多都有企業的參與。例如云南的那份地標,起草單位包括了云南大山飲品有限公司、云南天外天天然飲料有限公司在內的5家瓶裝水企業;廣東的山泉水地標也有廣東鼎湖山泉有限公司等3家企業的參與。

       

      【企標之謎】

      “商業機密”背后存質量隱憂

      與公開可查的國標、地標相比,大多數的企業標準都被宣稱為“商業機密”。這些攸關公眾健康的數據,媒體、公眾無從知曉。

      新京報記者在北京調查市面上公開售賣的瓶裝水發現,占據主要市場份額的十多種瓶裝水品牌中,有三分之一是執行企業標準。

      企業拒絕公開企標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介紹說,對于沒有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地方標準的工業產品,各企業可以根據安全、衛生要求制定企業標準,并且企業標準必須高于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

      新京報記者向雀巢、統一、可口可樂、康師傅等知名企業提出公開企業標準,上述三家公司均表示相關產品符合國家標準,同時以企業標準涉及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開企業標準。

      事實上,《食品安全法》第26條規定,食品安全標準應當供公眾免費查閱。

      律師邱寶昌認為,企業標準作為一個生產的基本指標,并不涉及其生產環節的工藝流程和商業機密,并且已經明確標注在其生產產品包裝之上,如果消費者有意愿了解產品資質,法律上,企業有義務向消費者公開生產標準。

      企標可靠性存疑

      新京報記者通過其他途徑獲得一份可口可樂云南公司的礦物質水企業標準(Q/KKK 0003 S-2009),標準由該公司發布,自2010年1月29日起實施,并已在云南省衛生廳備案,備案期從2010年1月至2013年1月。

      標準顯示,該企業的礦物質水,是以純凈水為原料,人工加入硫酸鎂,氯化鉀制成。

      相對瓶裝水國標,該企業標準缺少“總α放射性”、“總β放射性”指標;此外,作為瓶裝水重要毒理指標的鎘(鎘損害肝和腎臟,對人體危害嚴重),該標準里也沒有。在記者獲取的另一份標準中,大連半島山泉飲品廠出臺的礦物質水企標中,明確對鎘的含量做出了限制,mg/L≤0.005,與瓶裝水國標相同。

      不愿具名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鎘是重要的水體污染物,近年云南多地爆發鎘污染事件。

      同時,相比自來水國標,可口可樂的這份企業標準也沒有汞,鉻,氰化物,甲醛等限制指標。而大腸桿菌一項,也比自來水低。

      【標準之亂】

      部分礦物質水用自來水添加制造

      復雜的標準體系看似覆蓋了所有的包裝飲用水,但由于分類方式不同,相互間還是出現了交叉和空白。

      5個國標分類混亂

      目前中國關于飲用水的國標共有5個。除自來水標準外,剩下4個國標均為包裝水標準。

      其中,從產品分類,有“天然礦泉水”國標和“純凈水”國標,剩下所有包裝水均被納入瓶裝水國標范圍。

      這樣的標準體系看似覆蓋了所有的包裝飲用水,但由于分類混亂,相互間還是出現了交叉和空白。

      以礦物質水為例。新京報記者獲取的幾份礦物質水企標中顯示,部分是基于純凈水國標制訂,部分則是參照了瓶裝水國標。這樣一來,盡管都叫“礦物質水”,但在具體工藝流程和水質指標上,不同企業之間卻大相徑庭。

      例如,上述可口可樂云南公司的礦物質水標準,其產品水源是純凈水,產品的標準制訂參照了純凈水國標;而大連半島山泉飲品廠企業標準(Q/DBD0002S-2012)顯示,他們的礦物質水水源是自來水,并非純凈水,該企業標準中的各項指標,也大多參照瓶裝水國標。

      這意味著,同樣是所謂的礦物質水,有的是用純凈水加入食品添加劑制成,有的則是用自來水添加。

      缺乏統一的瓶裝水國標

      飲用水管理上的標準之亂,已引起了一些部門和專家的關注。

      據悉,相關主管部門曾希望通過一個國標囊括市面上能買到的各類主流水種。早于2011年,《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包裝飲用水》征求意見稿已在業內下發,希望替代瓶裝水國標,并將山泉水、礦物質水等產品納入“包裝水”的定義中一起進行監管。不過,該國標在征求意見后,目前尚無下文。

      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主任趙飛虹說,國際食品法典對瓶裝水只有兩個標準:礦泉水和其他瓶裝水。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劉文君也表示,瓶裝水的國標“應該統一”。

      中國礦泉水聯合委員會副會長王繡燕認為,我國目前缺乏一個高效的審核、更新、修改的機制。她建議,有關部門應成立一個獨立的第三方標準審核委員會,由固定的專家參與,提高修改審批和更新各種飲用水標準上的效率。

      【檢測之疏】

      重金屬等指標半年檢測一次

      瓶裝水出廠前,大多只檢測感官、微生物等指標,對于重金屬、有機物等更多的指標,往往半年才檢測一次。

      只檢測少數標準

      即便這些企業標準都符合國家規定,出廠的產品能否真正合格,也存有疑問。

      以可口可樂云南公司的上述企業標準為例,該企標規定了22項水質指標,但在產品出廠前,并非22項指標全都一一檢測。例如企標中嚴格限制的砷、鉛、溴酸鹽等重金屬指標,只是作為“型式檢測”,半年檢測一次,或是在更改配方、更換設備等情況出現后才必須進行檢測。

      在記者獲得的多份企標中,關于檢測,大多是類似的情況。不少企業在產品出廠前,只需檢測感官標準、微生物指標等少數幾項。

      廣東一家飲料生產企業的品控室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大多數飲料企業的生產都是以“不吃壞肚子”為標準,因此對于微生物指標的把控最為嚴格,而其他諸如重金屬、有機污染物等方面的檢測,大多數企業都沒有檢測能力,只能定期向質監部門送檢。

      趙飛虹說,國家對于作為瓶裝水企業的實驗室要求很簡單,一般只需要配備做檢測生物的顯微鏡,濁度儀等等就可以。只有一些大企業才可能配備比較高級的儀器。

      瓶裝水質量堪憂

      中國地質科學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學者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目前市場上諸如礦物質水,天然水都存在一定質量隱憂。他認為,礦物質水是人為添加礦化劑,能不能添加,添多少,缺少研究。

      張書芳,河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他對市場上瓶裝飲用水溴酸鹽(潛在致癌物)含量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礦泉水的合格率僅50%,礦物質水合格率為66.7%,山泉水為71.4%。

      目前中國市場上包裝水整體質量如何?新京報記者就標準、檢測等相關問題向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等部門和機構發出采訪函,截至發稿時,這些單位尚無回應。

      拿著手中的瓶裝水,黃越有些遲疑,自己每天喝的瓶裝水,能保證是安全健康的嗎?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不用再研究國標、化學元素等專業問題。

       

      】 【關閉】 【返回頂部
      上一篇“山泉水是概念炒作” 下一篇媒體調查稱我國內地自來水合格率..

      百度優化 | 北京網絡公司 | 百度優化排名 | 北京標志設計公司 | 北京網站建設 | 北京保潔公司
      網站首頁
      網站首頁
      JAPANESE熟女熟妇,JAPANESEHD熟女熟妇,成熟丰满熟妇XXXXX